丝瓜视频麻烦

在兩人交談之際,郝海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現在了紀林軒的面前,一股無形的氣道擊入他的胸膛。

紀林軒的臉色頓時暗沉了下去,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倒飛而去,落地的瞬間,口吐鮮血不止。

沒錯,郝海東確實起了殺心,他并不打算放過這兩個黑衣人。

“識相的話就趕緊把你們的面紗摘下來,我或許還能讓你們死的痛快一點?!?/p>

郝海東可是一名金丹期巔峰強者,金陽幫的玄級高階金陽更是聞名于整個東城區修真界。

寧馨當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她還在伺機尋找逃脫的可能。

不過,紀林軒卻是心生畏懼,想要以真實面目示人。

他并不是真正殺害何昊的兇手,他沒有必要替身旁這個人背黑鍋。

可是,他要怎樣才能證明自己不是傷害何昊的兇手呢?

“對了,林天成設下此局,他一定是早就知道了兇手會在今天晚上出現,準備來個甕中捉鱉?!?/p>

那么,只要自己和林天成求個情,讓他做自己的人證,說不定郝幫主就能放過自己一命。

可是一想到這里,紀林軒的內心又犯難了。

琳妹子甜美又粉艷

他與林天成結怨已深,若是現在懇請林天成給自己做個人證,恐怕林天成并不愿意。

可眼前也只有這一條出路,他若是不這么做,那真的就只有等死了。

內心經過一番激烈的掙扎之后,紀林軒捂著疼痛的胸口,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慢著,慢著,郝幫主手下留情,我現在就揭開面紗?!?/p>

當他揭開面紗的那一刻,場都震驚了,大家都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紀林軒。

寧馨心頭一緊,心中暗自想道,“這家伙想做什么?

難道他還想洗白自己不成?”

若真是那樣的話,寧馨當然不會讓他得逞。

眼下這種情形,能拉一個墊背的,便是一個。

她只有將這水攪得越渾,對血族帶來的危機就越小。

“好你個混賬東西,竟然口口聲聲說是我兒的好兄弟,原來殺死我兒的就是你?!?/p>

郝海東兩眼猩紅,怒不可遏的盯著紀林軒。

李執教的神情也是一震,“紀林軒,怎么會是你?”

林天成也沒有想到另外一道黑影竟然會是紀林軒。

半夜三更的,出現在何昊的廂房內,難道…… 林天成的心頭不由的一沉,他似乎猜到了紀林軒想要做什么。

頓時有點心有余悸的感覺。

還好這家伙沒有得逞,不然,他想要引出殺死何昊的幕后黑手就很困難了。

郝海東虎軀一震,身形猛然一動,準備一掌結果了紀林軒。

當郝海東的手掌即將拍落在紀林軒的天靈蓋之上時,紀林軒身冒著冷汗,雙腿不住的發抖。

“慢著,郝幫主,我不是……”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郝海東會將紀林軒一掌擊斃之時,郝海東的手掌卻遲遲無法落下。

就連他手掌之上的真氣力道再一點點的流失。

整個房間的氣場都變得與眾不同,一位至尊強者的氣息目前充斥在這間廂房內。

“郝幫主,手下留情?!?/p>

院長雙手后背,緩步從廂房外走了進來,只見他輕輕揮手。

郝海東那只懸停在半空中的手掌能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然撞擊了回去。

紀林軒如蒙大赦,不僅冒了一身的冷汗,身都在發顫。

“院長,院長,我有話要說……” 郝海東極為氣憤的看著院長,質問道,“你為何不讓我殺了這畜牲?”

紀林軒殺了自己的兒子,如果他能自首,郝海東的心里或許還會好受一點。

但是這家伙在殺了何昊之后,竟然完跟沒事人一樣,甚至當著眾人的面,巧舌如簧的想要將罪責推到林天成的身上。

院長覺得這件事情另有蹊蹺,不能這么快下定論。

而且,紀林軒也是煉氣宗歐陽長老的坐下弟子,如果就這么隨隨便便的讓郝海東給殺死了。

不僅金陽幫與煉器宗會結下恩怨,就連中都學院也逃不了干系。

所以,就算真的是紀林軒殺了何昊,也得將此事先通知一聲煉器宗才行。

“郝幫主,我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p>

院長然后轉身,有些失望的看著紀林軒,“你還有什么話要說?”

郝海東有些不滿的說道,“院長,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若是你故意偏袒你的學生的話,那可別怪我郝某翻臉不認人了?!?/p>

紀林軒不再猶豫,立即轉身,用一種哀求的眼神看著林天成,“你設下此局,一定是早已經知道了殺死何昊的真兇吧!”

林天成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倒也沒有回復。

從他的第一句話,林天成便猜到了這小子想要干什么了。

林天成也不是什么大好人,這個紀林軒當初不分青紅皂白的想要將殺人犯的罪名扣在自己的頭上,現在又想讓自己為他辨明正身,實在是可笑至極。

紀林軒還過了一眼四周,“其實不瞞各位,在此之前,我與林天成有不小的恩怨,之前都是我的錯,不該因為私仇,而故意將罪名扣到林天成的頭上。

我在這里鄭重的向林天成致歉?!?/p>

說完這話,紀林軒朝著林天成深深的鞠了一躬。

紀林軒抬起頭來,望了一眼林天成,“我知道,可能你現在還非常的記恨我,但是我還是想要你為我作證,殺死何昊的兇手不是我,而是她?!?/p>

紀林軒轉身,指著她身旁的黑衣人。

“其實,我穿成這個模樣,也是想要抓住殺死我兄弟的兇手。

只是沒有想到鬧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公是公,私是私,我希望林天成你能夠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計較個人恩怨,和我一起揪出真正的兇手?!?/p>

紀林軒的這一番陳詞簡直可以說是滴水不漏。

他先是給自己立了一塊為兄弟抓住兇手的“名譽牌坊”,然后,將罪名部推脫到他身旁的那位黑衣人身上,最后,也是最無恥的一招,竟然從道德的角度要挾林天成幫助他。

林天成露出一副心懷愧疚的樣子,“實在抱歉,雖然說此局是我設下的,但我還真不知道兇手究竟是誰?!?/p>

林天成一臉玩味的看著紀林軒,伸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寧馨,“是你嗎?

是她嗎?

或者說是你們兩個聯手殺死何昊的?!?/p>

紀林軒頓時青筋暴起,怒不可遏的盯著林天成,“林天成,你不要血口噴人?!?/p>

紀林軒本想對林天成動粗,但他沒有那么傻。

他真要是對林天動手了,在場的幾位強者,隨時都有可能結果了自己的性命。

“紀林軒,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郝海東指著紀林軒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