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点赞

..co,最快更新超品農民最新章節!

之前是他本人在“監控”第二元嬰,兩個視角都在第二元嬰身上,這樣做的目的,是要依靠第二元嬰去直接驗證火山內部是否存在障眼法之類的手段。

比如,人在巖漿里面下潛,以為觀察到的、感受到的四周的巖漿,都是實際存在的,但也許就有巖漿是障眼法之類的手段弄出來的,于是人的主觀感受不會覺察出異樣,從而被誤導。

用上兩個視角了后,主觀感受和客觀感受同時發生,可以放在一起進行對比。

結果是對比之后沒發現異常。這就說明了火山內部的巖漿,沒有障眼法一類的手段存在。

但并不是說,火山內部就沒問題了。

障眼法一類的手段,畢竟只屬于一個大類的手段。

還會有其他不同類的手段存在。

王倫打算利用第二元嬰,驗證另外一類手段是否存在。

很快,王倫就和第二元嬰再次進入了巖漿中。

第二元嬰的表面,銀翼神甲縮小了許多,緊緊貼著,呈現出紡錘形。

這種形狀的物體,就像魚-雷,在流體當中移動,所受的阻力是最小的。

甜蜜勁秋藍裝魅影極其秀麗

然后,王倫本人依靠和第二元嬰心意相通的優勢,視角落在了第二元嬰上面,自身又保持著思考和判斷的能力。

這是擁有兩個元嬰的修士獨特的地方。畢竟如果只有一個主元嬰,主元嬰離體,本人雖然也能夠將視角落在主元嬰上面,可本人自身卻會暫時失去所有的思考能力,像雕塑一樣。

視角建立起來了后,王倫本人呆在巖漿中不動,法力發出,催動第二元嬰開始瞬移!

第二元嬰在紡錘形的銀翼神甲包裹之下,立即在巖漿中快速移動起來。

王倫不計法力的消耗,力催動,讓第二元嬰正在使出最快的速度。

元嬰的瞬移,雖然不是空間瞬移,也就是不從時空亂流中經過,和時間以及空間不扯上聯系,是像修士那樣在同一個空間內正常的移動,之所以被稱為是瞬移,是速度極快,瞬間就能到達目的地,速度比起主人的移動速度來,快了不知道多少。

比如王倫,就算動用銀翼神甲,速飛行,移動速度也及不上自己的元嬰的瞬移速度。

現在第二元嬰在巖漿里面瞬移,速度自然受到了很大的阻礙影響,但依然比王倫自己在巖漿里面移動的速度快了許多。

最重要的是,如果是王倫自己在巖漿里面移動,獲得的感受,來自于主觀方面,比如能感受到自己的速度是多少,巖漿的阻力具體有多大等等。

但是!

移動了之后,比如移動了五分鐘,王倫自己是無法“看到”自己完整的移動軌跡的,畢竟只有在事后回憶,才能在腦海中形成移動的軌跡,但那份軌跡,又和主觀感受有關,不見得百分百客觀了。

就好比,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在公園里面游玩,的確,這個人可以不受遮擋地看到小路兩旁的優美自然風光,騎完之后,如果讓這個人說出他沿途看到了什么,他能準確說出來,讓他畫出騎行的軌跡,他也能夠畫出來,甚至于,讓他在腦海里回憶剛才的騎行情景,他也能夠在腦海中像播放電影一樣,顯現出自己騎行的畫面。

可如果來一個對比。

在這個人的額頭上貼上科技水平最先進的智能攝像頭,保證攝像視角和這人的視角相同,那么攝像頭會忠實記錄下來騎行的畫面。

兩個畫面一對比,哪一個更加真實,更加完整,不言而喻!

現在王倫做的事,基于的道理是差不多的。

他本人在巖漿中呆著,視角記錄著第二元嬰在巖漿里面的瞬移過程,確保記錄下來的瞬移過程是完真實和完整的。

王倫這樣做的目的,不像上次那樣,是探查巖漿內部有沒有障眼法之類的手段。這樣做,是要探查巖漿內部有沒有空間法陣一類的東西!

如果存在空間法陣一類的東西,上次探查是無法查出來的,空間法陣的存在會讓現實世界中的地方出現異常,比如一個人明明是在往前飛行,如果穿過了沒什么威力的空間法陣,自然不會被困住,但穿越法陣的那一瞬間,人會消失不見。

王倫懷疑寶地的周圍就有這類東西,它的存在,讓人無法觀察到或者感受到異常。

之前王倫用過笨的辦法,就是一根法力柱子接著一根法力柱子插入巖漿中,試圖讓法力柱子插中空間法陣,可那辦法的錯誤率很高,畢竟法力柱子之間的縫隙很大,有可能空間法陣的周圍都被法力柱子插到了,唯獨自身被漏過。

現在用第二元嬰的瞬移來探查,可以說是改善版本了,錯誤率降低了許多。

因為元嬰瞬移,如果沒有碰到空間法陣,那么瞬移的軌跡就是完整的,不會中斷。王倫本人的視角就在第二元嬰上面,能客觀“看到”元嬰瞬移的部軌跡。

相反,如果瞬移過程中,元嬰碰到了空間法陣,那么就像一個人會在穿過法陣的那一瞬間消失一樣,瞬移的軌跡也會有一瞬間中斷,不會保持完整。

而瞬移的部軌跡都能被掌握,王倫本人如果發現軌跡的那處地方出現了中斷,立即就能鎖定準確的地方。

相比法力柱子布置的速度,瞬移的速度肯定快了千倍都不止,所以法力柱子布置完成所需的總時間里,元嬰通過瞬移足以將火山內部給覆蓋住百次甚至上千次,幾乎不會存在死角。

只要舍得用法力催動,舍得心神的損耗,元嬰瞬移堅持小半天是一點問題沒有。

“這是針對熱鏡火山做的最后一種探查方法了?!?/p>

“如果證明火山內部沒有空間法陣,那就用不著再查下去?!?/p>

王倫也在重視現在所用的這種辦法,自身呆在巖漿中保持著不動,法力快速消耗,心神快速損耗,但第二元嬰卻在巖漿中極速移動,鉆來鉆去,游上游下。

很快,差不多兩個小時過去了。

元嬰的瞬移軌跡一直保持著完整,沒有受到什么干擾。

王倫自然不會灰心失望。既然決定這是最后的嘗試,肯定會試到法力接近枯竭為之。

于是,又是三個小時過去了,元嬰通過瞬移,不知道將偌大的火山內部“逛”了多少遍了,巖漿都因此在一遍遍的沖擊中松散了許多。

這時候雖然比較吃力了,尤其是心神消耗了很多,疲累感讓人的專注度,還有精力,都在下降,可王倫內心

還是幾乎沒有波動,繼續堅持。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元嬰瞬移來到了火山中部偏東的位置,就在這一瞬間,元嬰瞬移通過,軌跡突然中斷了一下!

這次中斷突兀地發生,持續的時間極其的短,恐怕就是化神境修士用法眼盯著看,都不見得能夠立即發現端倪,但王倫這個瞬間卻猛地激靈了一下,敏銳地“看到”瞬移軌跡中斷了!

這一瞬間,王倫完沒去想其他的,像出自本能一般,用最快的速度催動自己的神識鎖定了火山中部偏東的某個位置。

瞬移軌跡的中斷的位置,王倫能夠直接判斷清楚,因此鎖定起來沒有什么難度。

為了避免錯漏,王倫還特意將鎖定的范圍擴大了一些,范圍大概有一座籃球場那么大。

而這,其實還不是最關鍵的應對。

事實上,當敏銳地“看到”瞬移軌跡中斷后,仗著和第二元嬰心意相通的優勢,王倫瞬間就下達了命令給第二元嬰,元嬰按照他鎖定的位置瞬移過去,啪的一下鉆進了那兒的巖漿中,然后靜止不動。

第二元嬰等于是變為了一個標記點。

兩處應對,同時發動,都完美地完成了。

然后,王倫就“看到”第二元嬰這個標記點,在比較快的移動。起碼相對于周圍的巖漿來說,標記點及其旁邊總共數平米的小空間,移動速度明顯快了許多。

所有的巖漿都在緩慢轉動,速度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畢竟巖漿都快凝固住了。

因此,標記點所在的數平方米大小的空間,動起來就十分顯眼了。

“果然,這小小的空間法陣是隨時在移動中,怪不得法力柱子沒有插中?!?/p>

王倫現在一點也不怕標記點在移動中。

因為,神識鎖定的籃球場大小的范圍,就好像是一個圍起來的獵場,而第二元嬰這個隨著空間法陣在移動的標記點,就好像是獵場里面的一頭鹿。

這頭鹿現在逃不出獵場了,他只需要進入獵場中,頂多費一番工夫,抓到這頭鹿是板上釘釘的事。

王倫飛快移動,一頭扎進了神識鎖定的范圍內,然后催動法力,施展出五行困陣,五彩光圈恰好縮小到籃球場的大小,貼合神識鎖定的那個范圍。

光圈形成,等于是將里面和外面的巖漿暫時隔絕了。

然后王倫祭出旋天矛,快速將標記點周圍的巖漿挑開。

大塊大塊的凝固態的巖漿被旋天矛挑飛,從五彩光圈中飛沖出去,光圈內的巖漿在快速減少。

反正五彩光圈有著困陣的效果,空間法陣被困陣包圍根本離不開,就算空間法陣在不斷移動中,五彩光圈只需要跟著移動就行。

所以王倫要做的事情也很簡單,就是不斷將光圈內的巖漿挑到外面去。

當光圈內的巖漿被清理了三分之二后,五彩光圈也有了進一步縮小的空間。畢竟之前巖漿滿了。

光圈縮小了差不多一半,王倫覺得差不多了,從光圈里面出去,然后用旋天矛在上方開路,將攔路的巖漿掃飛,以法力牽引光圈,讓其徐徐上升。

王倫在將五彩光圈帶出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