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黄片在线免费播放

樓乙現在每天的生活過得可謂豐富多彩,除了每日歷尋的調教之外,便是將自己關在房間之中鼓搗著什么。

這一日央宗照常過來請他過去,經過樓乙點撥之后,如今的斗劍臺變得無趣了很多,央宗將赫連舉以及秦錦清當成了老鼠,將自己當成了老貓。

只是他這只老貓實在是有些裝的不像,每每都因為時機把握不好,而白白浪費了絕佳的機會,因此樓乙如今也不是每次來請都會去斗劍臺,因為他知道央宗要熟悉、要忍耐、要克服這些東西,恐怕需要不短的一段時間。

另外一邊赫連舉跟秦錦清現在也時常纏著他,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他們見央宗改變了套路跟戰斗的方式,以為自己交給了央宗什么了不得的東西,非得纏著自己也教給他們倆一些才行。

結果樓乙多嘴問了一句他們想要學些什么,赫連絕說想學煉丹,而秦錦清則說想說布陣術,樓乙頓時頭皮發麻,這兩個家伙一看就是十足的戰斗型人才,學煉丹學布陣那不就是魯智深玩園藝,張飛學刺繡嗎?

因此樓乙既沒答應也沒說拒絕,而是干脆來個避而不見,好在這倆家伙很快便將多余的熱情回歸到了正途之上,讓樓乙著實松了口氣。

樓乙打開房門,看到央宗斜靠在門框上,擺出一副拽拽的樣子,樓乙嘆了口氣說道,“本事沒見長進多少,臭美你倒是學會了不少?!?/p>

“剿機額!”央宗念出了他熟悉的口頭禪,樓乙蹙眉搖了搖頭,罵道,“剿你妹,走!”

樓乙并沒有立刻便去斗劍臺,而是帶著央宗一路來到了多歡樂的住處,這家伙這些年罕有露面,自己也是因為忙著那三個家伙,對多歡樂這邊疏于走動。

才來到門前便看到倩兒面帶愁容的站在多歡樂的房門前來回踱步,樓乙走上前去問道,“倩兒姑娘,是歡樂那家伙出什么事情了嗎?”

倩兒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似有難言之隱,樓乙不解的看著對方,就在這時門卻突然開了,多歡樂一臉平靜的從門口走了出來,神秘兮兮的自言自語道,“剛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樓乙有些疑惑的看向多歡樂,從頭到腳打量了很多遍,確認他身體沒什么異常之后,他開口問道,“怎么才十幾年沒見,你怎么看上去像個神棍了!”

可愛甜美的鄰家少女甜美寫真

“非也,非也,此乃天機,不可泄也!”多歡樂文縐縐的說道。

樓乙眼珠子轉了轉,故意大聲說道,“看來他是魔怔了,讓我來打醒他!”

說罷卷起袖子掄起拳頭,就做出了要揍多歡樂的架勢,豈料這時一旁的倩兒卻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指著樓乙對多歡樂說道,“相公,如你剛才所說的情形真的一模一樣哎!”

樓乙這才回過味來,感情是這小兩口將自己給算計了,不過這如意骰子倒還真是個稀罕之物,能夠推測命運斷吉兇,若善加利用的話,還真的是前途無量了。

正當樓乙在思考著這件事的時候,忽然多歡樂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勁,他身軀踉蹌了一下險些跌倒,樓乙連忙上前將其攙扶住,倩兒也一改剛才的嬉笑模樣,擔憂的問道,“又來了?”

多歡樂笑著點了點頭,對滿臉擔憂的倩兒說道,“無妨,我若要完掌控它,這些都是我必須要付出的代價才行,我相信既然爹可以,那么我也可以!”

樓乙大致已經猜測出了多歡樂究竟發生了什么,他善意的提醒道,“歡樂,事事有因果,萬般皆是緣,來去留不得,一切皆是命運的安排,所以因果未至切莫強求!”

“放心好了,我懂的!”多歡樂點點頭回答道。

“那便好,看到你沒什么事,我這邊就先行離去了!”樓乙對其說道。

“有勞了!”多歡樂對其鞠了一躬說道。

樓乙擺了擺手,笑著便離去了,多歡樂看著樓乙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雖然我很想幫你,但為何你的命運無從知曉,這究竟又是為何呢……”

多歡樂搖了搖頭,收回目光后,帶著愛妻倩兒回了自己的房間,樓乙的事情始終對他很是困擾,他之所以會出現之前的情況,便是因為他曾試圖強行幫樓乙梳理命運,但卻根本無從下手,因為樓乙的命運不可測。

這些年他嘗試了無數種方式,但都以失敗告終,這一度令他快要喪失信心,可是他對于一些無關生死的小事,推測的結果卻是百分百的成功,十幾年過去之后,他才終于接受了這個現實,那便是他所仰望著的這個人,是個連命運都難以捉摸的存在。

多歡樂多少有些遺憾跟失望,但是同時他心里也產生了不服輸的念頭,他將一切歸咎于自己修為不濟的緣故,他堅信只要自己修為能夠提升上去,或許有朝一日,便能為其推測命運,為其趨吉避兇了。

多歡樂回到房間內,此時屋內傳來一樣的聲響跟光芒,他連忙快走幾步上前,原來他在出來之時,便將如意骰子留在了房間內,此刻它正急速的轉動著,并衍化出異樣的光芒。

多歡樂根據父親所說過的關于操控如意骰子的竅門,這些年來倒也是摸索出了不少駕馭它的本事,但是距離完掌控它,尚需不短的時間。

當如意骰子逐漸停滯下來,四周的光芒也逐漸收斂起來,那殷紅如血一般的光芒,讓多歡樂的眉頭立時便皺了起來。

他并未對任何事情進行推演,可是如意骰子卻自行進行運轉并推演,那么它所推演出來的究竟是個怎樣的命運結果,如此血腥的顏色,如此醒目的數字,都深深的震撼到了他。

如意骰子共有從壹到佰共一百零一個數字,它們彼此相對而立,壹的正后方必是佰,以此類推兩兩相對應,而現在這殷紅之光所映照出來的數字乃是柒拾玖,按照如意骰子的推算方式來解讀,這邊是大兇之兆。

多歡樂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究竟之前自己推測的是什么,它現在的數字以及這顏色又意味著什么。

就在多歡樂百思不得其解之時,人界之中的暗潮終于開始翻涌起來,首當其沖受到沖擊的,便是那些不入流的中小宗門,一夜之間無數小型宗門消失不見,它們被徹底的夷為了平地,但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何事,以及究竟是何人所為。

不安的情緒開始逐漸蔓延開來,各大宗門以及各方勢力在得到了這些消息之后,都開始將外出歷練的弟子召回,以防他們在外發生意外,而剛好搖光這邊也收到了聞劍閣傳來的劍印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