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APP贴吧

渡船上,宋長陵終于在林荒不耐煩的時候開口了,“既然要復盤分析,我們就從宋斜陽找你這件事情說起!”

宋長陵神色開始變得認真,“以宋斜陽和那個老者的謀略而言,想要離間我倆,能想出來的手段也就只有一種,無非是與你接觸,然后談下一樁買賣。無論買賣成與不成,都達成了他們的部分目的!不過他們小看了你,也小看了我!”

“這點不需要你說!”

林荒挑眉道。

“但是宋斜陽絕對不會和你直接接觸,他想要離間我倆,那么自然要給我一種感覺就是,‘你林荒是一個小人,貪念榮華富貴找上了宋斜陽’,亦或是你們不期而遇。這樣他就能在我的心里刻下‘林荒是個小人’的形象!但宋斜陽不會做戲,若是他能夠想的再深一些,就會讓我無意撞見你們倆親密交談的一幕,畢竟耳朵聽見了沒有親眼看見的有說服力!”

“所以我猜測,在你跟宋斜陽見面前,應該還與一個人接觸過!”

窗臺上,宋斜陽揉著太陽穴,接著道:“以宋斜陽的性格,他能找到的中間人,也就只有幾個:徐天官、宇文神都、褚胖子、柳玲瓏、裴夭夭!”

“為何是這幾個人?”

林荒問道。

“其一,年齡相仿。其二,身后有背景,應該能引起你的注意。其三,都是少年天驕,不是引起你的好勝心,便是引起你的崇拜感。其四,能夠命令這幾個人,彰顯出他雄厚的背景!”

“所以是誰呢?”

林荒拷問著宋長陵。

古典少女的甜美午后

“自然是柳玲瓏,用屁股想都知道。貌美如花的女人,如同月宮的仙子,紆尊降貴,融化那冰冷的面龐,對你展顏一笑,還不得將你迷得神魂顛倒,一柱擎天!”

“為何不是裴夭夭?”

“裴夭夭?不可能!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有的人雙眸燦爛是裝出來的,可有的人眸若星辰,那是眼睛中真的有星辰。而且,一個能咋咋呼呼跑到青樓中捉自己爺爺奸的少女,神經可大條著呢,完成不了美人計這么艱巨的任務!”

陸寒搖頭道。

“說的不錯,的確是柳玲瓏找的我!”

林荒點了點頭。

宋長陵頓時咋舌,“看來宋斜陽果然沒有什么進步,還是這些拙劣的伎倆!不過接下來,你就要注意了!”

嗯?

林荒揚了揚眉毛。

宋長陵揮舞著手中的魚竿,冷淡的笑道:“按照宋斜陽的性子,發現絲毫沒有影響咋倆的關系,他便會想方設法的要挾你,一定要讓你站在我的對立面,讓你殺了我,你可要扛住了??!”

“這是為何?”

林荒問道。

“人爭一口氣,為了打我臉??!”

宋長陵挑嘴彎出冷笑的弧度,“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便是此去太玄域的時間不多了,他不會與我斗法,而是會直接殺了你!”

林荒眉頭一沉,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到了……

宋長陵喝了一口酒,接著笑道:“之前那個叫做司徒的麻衣青年,邀請你與他切磋,你怎么想的?”

“得去!”

林荒開口道。

“一旦切磋的事情傳到宋斜陽的耳中,他說不定便會找上麻衣青年?;谖覍β橐虑嗄甑牟涣私?,我只能以最差的結果來推斷,便是你們之間的切磋,會變成他對你單方面的屠殺!”

宋長陵沉靜道。

林荒眉毛一掀,這個問題他倒是沒怎么想過。

宋長陵神色認真且嚴肅,“接下來,你所要面臨來自暗處的殺機。即便麻衣青年不屑于宋斜陽為伍。那么還有徐天官、宇文神都、褚胖子這三個人的可能性!”

“最先來試探你的,很可能便是這三個人中的其中一個!”

林荒凝眉,“為何不是那個老者直接出手,我必死無疑!”

宋長陵搖了搖頭,“因為自以為很有智慧的宋斜陽,會考慮白發武圣裴秀夫的態度和立場!”

“怎么個說法?”

林荒問道。

“之前看葫蘆戲的時候,你們便坐在一起,這便是最大的說法。世界上捕風捉影的事情,最容易在人的心中生根發芽!”

宋長陵笑道,喝了口酒后繼續道,“那個老者會用來防備裴秀夫,而你將面對的可能是徐天官、宇文神都、柳玲瓏等人的殺機,甚至有可能是宋斜陽的親自出手。至于宋斜陽的身邊的老頭子是否會出手,這就要看裴秀夫的態度了!”

“剛剛是裴秀夫幫我解的圍,他是青天武府的太上大長老,同時也是一位璞玉師!”

林荒開口道。

“想要拉你進入青天武府?”

“嗯!”

宋斜陽稍微長舒了一口

氣,“看來局勢還不算太差,這個逛青樓的老頭子,是個好人??!”

“可我總覺得他有其他的目的!”

林荒疑惑的望著宋長陵。

“無論他有什么目的,但至少在渡船上他不會害死你,而宋斜陽會。所以你只能往裴秀夫這邊靠,這別無選擇!而且,一個在青樓中大搖大擺,還教出一個能在青樓咋咋呼呼捉奸的人,其實本質上是不壞的。因為大多的壞人都有一個通病,便是他們要讓自己看上去是一個好人!”

宋長陵道。

林荒眉頭微皺,心中的疑惑依舊未曾化解。

宋長陵的酒壺與林荒碰了一下,接著道:“你如此疑惑,不防捫心自問一下,是否戒備心過重。是否因為以往的經歷,對這個世界產生一絲排斥,是否在孤身一人的時候,對外界的人和事情有著天生的敵意。對別人贈與的好感,天生的認為他們具備一定的目的性?”

宋長陵手指敲著酒壺,“這是個人經歷導致對世界的看法,我無法去判定它的好壞,但每個人都應該時時自??!”

林荒神色一怔,陷入了沉思……

宋長陵顯然沒想讓林荒一直思考下去,一掌拍在后者肩上,讓林荒回過了神,而后接著道:“你知道璞玉師,在大陸上那些頂尖勢力中,被稱作什么嗎?”

嗯?

林荒疑惑搖頭。

“被稱作逆命師,所謂逆命師,取的是‘逆天改命’之意!”

宋長陵抿了一口酒后,瞇起雙眼道:“武者修道,無非看中背景、努力和天賦??沙酥?,你有時會發現一種情況。便是有時候天賦高、資質高的武者,其境界成就反倒不如其他人,這是因為還有‘機遇’二字!”

“武者的一生,能改變命運的機會其實只有那么幾次,錯過一次就少一次。而每一個能抓住機遇的人,都會可能發生常人無法想象的改變,無異是脫胎換骨,逆天改命一般!”

“而所謂璞玉師,亦或是逆命師,他們存在的目的,便是為了發覺那些天地間被忽視的武者,賜予他們機遇,助他們逆天改命。不然你以為太玄域為何這一千年中,出了十幾個圣境強者,還不是因為其他大域壓根兒沒有璞玉師的存在!”

聽著宋長陵的解釋,林荒十指交叉轉動,“按照你這么說,裴秀夫應該沒什么其他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