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火星视频app

夏洛特下令在原地休整,等蘭德爾殿下的到來。遠征軍立刻開始行動,修建臨時營地并派出斥候小隊擴大偵查范圍,順便采集森林中的資源,補充日益枯竭的物資儲備。

煉金人類個個都是野外生存的專家,而加載了建筑技能的民兵工匠還擅長就地取材,建造功能實用的房舍。他們以遠超常人的力量揮舞手中的工具,平整地面,砍伐樹木,只花了半天的工夫就建好了七、八座造型簡單的小木屋。

正如夏洛特所說,遠征軍連續跋涉數千公里,隊伍里的重要成員此時精神緊繃,身心疲憊,都需要調整一段時間。有了這些木屋,終于不用蜷縮在狹窄的窩棚里,還可以洗個熱水澡,大家的臉上紛紛露出輕松的笑容。

最高興的人莫過于貝爾蒂娜,這片樹林沼澤景色奇異宛如童話世界,時間待久了,或許會讓人厭煩其中的濕氣,可貝爾從記事起就住在蜥蜴沼澤,林地間彌漫的水霧對她來說不算什么,而且她剛來才一天,還沒玩夠了。

貝爾蒂娜是遠征軍的重點保護對象,她的小木屋位于營地中心??紤]到這片森林有些奇異,夏洛特安排血蟒瑪茜和貝爾住在一起。血蟒瑪茜非常樂意照顧貝爾,她不僅是白銀階的兇暴戰士,還是一位很有母性的女人。當初,為了加入蘭德爾家族,她遵照主人的意志,切斷和流民家庭的聯系,雖然暗中照拂養子女是免不了的,但瑪茜不能和子女們住在一起,她的母愛便轉移到貝爾蒂娜的身上。

正因為這一點,維克多曾經嘗試撮合瑪茜和伊莫森,可惜瑪茜想和騎士貴族生一個孩子,伊莫森不符合她的擇偶標準。但這不妨礙瑪茜喜歡貝爾蒂娜,吃過晚飯之后,她先帶貝爾洗了個熱水澡,又給她講了兩個小故事,等貝爾睡著了,瑪茜親了親她紅撲撲、胖嘟嘟的小臉蛋,就這樣抱著她休息。

半夜時分,貝爾蒂娜聽到一陣既熟悉有奇怪的聲音,那是飛蟲振翅的嗡鳴。自從和龍女仆一起行動,她已經很久沒有聽見飛蟲的嗡鳴了。貝爾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見一個背上長著蜻蜓翅膀的小人從自己的鼻尖飛過,它剛好看見貝爾睜眼,嚇得飛到墻壁上,藏進原木之間的縫隙。

“花妖精……瑪茜快看是花妖精!”

驚喜的貝爾蒂娜伸手去推身旁的瑪茜,可瑪茜睡的很沉,絲毫沒有反應。貝爾又看見花妖精偷偷探出腦袋,然后從墻壁縫隙飛到屋外。她按捺不住強烈的好奇心,光著腳跳下床,跑到木屋外面去找半身人冒險家常常說起的花妖精。

月光寧靜,整個營地都靜悄悄的,連兇暴戰犬和熊犬也蜷在地上睡覺,貝爾用白白嫩嫩的小腳踢了縮在門口的“白面包”,想帶它去找妖精,但熟睡的兇暴犬根本不理會自己的小主人。這時,長著兩對蜻蜓翅膀的花妖精又從貝爾的面前飛過,她顧不上教訓貪睡的“白面包”,追著花妖精跑進霧氣氤氳的森林沼澤。

花妖精似乎有意和貝爾蒂娜玩捉迷藏的游戲,它時而出現,時而消失,但總會讓小姑娘找到自己。靜謐的森林里回蕩著貝爾蒂娜歡快的笑聲。

“貝爾,小懶豬,快起床。你再不起來,阿卡做的早飯沒你的份哦?!爆斳绺挥写判缘穆曇粼诙享懫?,貝爾蒂娜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楞了有兩秒,又急急忙忙跳下床,抬起小腳丫看了看,咕噥道:“原來是做夢???”

齊劉海女孩公交場甜美照

“小懶豬,你做了什么好夢???”瑪茜笑意溫柔地問道。

“我夢見花妖精,它和我玩捉迷藏?!必悹柊櫰鹦∶济?,不開心地說道:“你把它給嚇跑了?!?/p>

瑪茜眼眸深處閃過一道晦澀的光芒,微笑著替貝爾穿好衣甲鞋襪,又帶她出去漱口洗臉,等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去吃早飯,她轉身找到夏洛特夫人和戴恩牧師,把貝爾的情況向他們說了一遍。

夏洛特柳眉微蹙,輕聲說道:“花妖精?半身人兄弟說過一些關于花妖精的故事,它們是森林的化身,代表好運。只有受森林眷顧的人才會遇到花妖精……貝爾只是做夢遇見了花妖精,好像沒什么問題?”

瑪茜不無擔心地說道:“可是,隊伍里好像除了貝爾,其他人都不會做夢?!?/p>

“貝爾沒有認真地練習過蘭德爾殿下傳授的心靈血脈秘法,她會做夢也很正常?!贝鞫飨肓讼?,起身說道:“我去看看吧,一切黑暗邪惡在吾主的光輝之下都無所遁形?!?/p>

中午的時候,牧師回報說沒發現貝爾有任何問題。夏洛特還是有些不放心,當天晚上她帶貝爾去萊拉的小屋休息。龍女仆萊拉把貝爾蒂娜當作主人重要的奴仆類財寶,可她卻不會照顧貝爾,自顧自地休眠。但夏洛特守了貝爾整整一夜,第二天貝爾醒來,她竟然又夢見了花妖精,而且是四只花妖精陪她在森林中玩耍。

第三天,戴恩牧師和夏洛特、萊拉、瑪茜共同守夜,貝爾蒂娜仍然夢見花妖精,它們的數量達到16只。

第四天,貝爾繼續在夢里和花妖精玩耍,它們現在是一群。

這一次,大家都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夏洛特想了許多辦法來終止貝爾的奇怪夢境,例如,按照她對夢中環境的描述,在她入睡的時候,同時砍伐樹林。然而,夏洛特的采取的種種措施全都無效。

貝爾只要入睡就做夢,做夢就是和一群花妖精到處瘋玩。白天時候,她一切正常,還是那個沒心沒肺的小可愛,戴恩牧師也根本查不出她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遇到這種無法解決不明狀況,夏洛特會帶領隊伍立刻轉移。但是,萊拉反對她這么做,而且伊莫森巫師的試驗已經到了關鍵階段。他這個當父親的現在心無旁騖,全部精力都放在開創自己的法術模型上,完全不知道貝爾的遇到的怪事?;鹧姘愕奶摽辗脑谖讕煹纳磉厱r刻閃現,形成一組組玄奧的紋路?,F在誰也不敢打擾他,生怕引發難以預測的后果。

好在,維克多距離營地越來越近,萊拉表示再過八天,主人和三個龍女仆就能抵達這里。夏洛特心里頓時安穩了許多,只要維克多到了,任何困難都能迎刃而解。她崇拜自己的愛人,對蘭德爾殿下有無窮的信心。

說來也奇怪,自從貝爾夢見花妖精之后,遠征軍的運氣變得特別好,狩獵隊每次外出都能滿載而歸,物資儲備迅速恢復安全線以上,而伊莫森的巫術試驗也進展順利。他成功解決了法術模型中的瑕疵,制造異化獸的效率提升了十倍不止,煉金民兵抓回來的230只叢林貓猿全部被他轉化成雜食性異化獸。伊莫森下了狠下,將僅存的三只剃刀獸全喂給自己的新寵物。

異化貓猿汲取了剃刀獸積累的血脈法則,又吃掉狩獵小隊帶回來的新鮮獵物,生命形態迅速發生改變,平均體重由60磅增長到180磅,體型和普通的叢林豹差不多大小,雖然比不上體型媲美花斑虎的剃刀獸,但戰斗力相差有限。

除了被改造的強悍身體,異化貓猿的優勢在于它們擁有不錯的智力,天生懂得協同作戰,這是剃刀獸不具備的本領。

伊莫森以前制造的異化生物缺乏智慧,依靠汲取血肉的本能向目標發動攻擊,控制它們的行為就占用了巫師大量精力,而異化貓猿的行為模式更接近大領主豢養的異化戰獸,伊莫森可以把小部分異化貓猿的指揮權限臨時交給其他人,從而減輕自身的精力負擔,能夠培育并控制更多的異化貓猿。

盡管這兩百多只異化貓猿現在加起來也不是菲利普二世的對手,但對于伊莫森而言,制造異化貓猿卻是一次質的飛躍,代表他開始掌控自己的巫術力量,而非被巫術力量所擺布。

同黑血主宰的“親密接觸”,伊莫森看見一座寶藏,他將這座寶藏轉化為自身的力量還需要時間積累,而異化貓猿無疑是個良好的開端。

無論如何,230只雜食性的異化貓猿提升了蘭德爾遠征軍的實力,讓生存和搜索任務都變得更輕松。

伊莫森幾天幾夜沒合眼,他現在蓬頭垢面,精疲力竭,強打精神將新奴仆的指揮權交給幾個小隊的隊長,就在持劍侍女的攙扶下準備回木屋休息。夏洛特簡單快速地把貝爾蒂娜夢到的怪事向巫師說了一遍。

伊莫森邊打哈欠,邊虛弱地說道:“貝爾小時候在大沼澤也會做一些奇怪的夢,她以前不能講話,就用寫和畫讓我看……她沒事,等我睡醒……”

話還沒說話,巫師就靠在持劍侍女的肩膀上睡著了。眾人面面相覷,只得讓持劍侍女把疲憊的巫師抱進木屋。

伊莫森一覺睡醒已是兩天后,他整個人的狀態還沉浸在成功的喜悅當中,但也懂得關心自己的寶貝女兒。和貝爾蒂娜交談過后,巫師含含糊糊地向大家表示自己的女兒具有一些特殊的本領,雖然他一直都不愿意承認貝爾也是個巫師,可還是說出她可能掌握與幸運相關的超凡能力。

“這么說,貝爾的夢境是一種罕見的法則具現方式,代表幸運?”戴恩牧師嘗試做出解釋,又對夏洛特笑了笑,說道:“我本來還納悶,殿下遠征無盡森林,為什么要帶上貝爾蒂娜?現在總算明白了,貝爾原來是我們的幸運天使啊,只不過殿下在隊伍里的時候,她不需要發揮自己的能力。殿下目前不在這里,貝爾的超凡能力就激發出來了?!?/p>

巫師的超凡力量誰也說不清楚,也沒有人可以解決貝爾做夢的問題,而且遠征軍這幾天的運氣確實很好,最重要的是,蘭德爾殿下就快到了。大家暫時接受戴恩的解釋,相信貝爾蒂娜為大家帶來了好運。

不過,正應了一句民間諺語——你能有多幸運,就會有多倒霉。

第七天凌晨,伊莫森巫師衣冠不整地從木屋里跑出來,聲音凄厲地大叫道:“敵襲!敵襲!大家快起來,都快起來,蟻人怪物在附近!”

夏洛特箭一般地竄出木屋,抓住伊莫森的肩膀,問道:“別慌,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伊莫森大喘了一口氣,神色驚惶地說道:“剛剛,我感知到一只異化貓猿被殺,我就用智慧指引巫術控制它的一個同伴看看是怎么回事,結果……結果我發現是蟻人,至少數千只蟻人,它們中間有一個渾身白色甲殼的蟻人正在啃食我的異化貓猿…….我看見它,它也發現我。這些蟻人怪物是沖我們來的!”

夏洛特急切地追問道:“什么位置,距離我們多遠?”

“營地警戒圈的最邊緣,東南方向的森林,距離我們的營地有80多公里?!?/p>

夏洛特臉色大變,目光掃過圍上來的同伴,最后落在卡里古拉的大臉上,喝問道:“阿卡,你沒感知到危險嗎?”

傻大個被雌虎一樣的夏洛特夫人給嚇到了,連連搖頭,囁嚅道:“阿卡沒感覺到危險,貝爾做怪夢以后,阿卡都沒感覺到危險?!?/p>

“夫人,我也沒察覺到任何危險…….最近幾天,我覺得我搭在這片森林沼澤就像待在家里?!爆斳绮坏认穆逄卦儐?,主動向她說道。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萊拉的身上,紅發紅眼的龍女仆扭過頭,揚起下巴冷冷地哼了一聲。

毫無疑問,她也沒有提前感知到危險臨近。

而有的危險,當你看到的時候就已經太遲了…….

夏洛特環顧霧氣縹緲的森林,蹙起細長的柳眉,喃喃道:“這片森林有問題,它屏蔽了兇暴戰士和兇暴戰犬的危險直覺……”

鬼面劍士陶德向前踏出一步,沉聲說道:“夫人,我們現在撤還來得及,利用速度和體能上的優勢,分離蟻群中的強者和弱者。這應該可以保證隊伍的整體安全,甚至能反殺那些脫離蟻群的強大對手。但我們必須先離開這邊區域!”

戴恩牧師點點頭,表示認可陶德的建言,他問道:“我們往哪個方向突圍比較合適?”

紅龍女仆萊拉接口說道:“主人在東南方向,正翻越亞速爾塔山脈,還需要3天能抵達這里?!?/p>

“不能去主人所在的方向?!毕穆逄負u了搖頭,向萊拉解釋道:“蟻人能知道我們的位置,這是敵暗我明的狀況,我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要考慮它們提前在東南方向設下伏擊圈?,F在蟻人怪物從南邊過來,我們往東南方向撤退,和它們的距離就拉近了。所以,我們應該朝相反的北邊撤退,先離開這片見鬼的森林沼澤,再設法兜圈子甩掉蟻人大軍……殿下,他一定能找到我們?!?/p>

萊拉抱著她的巨型斧刃,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地說道:“你是吾王指定的指揮官,我聽你的調遣?!?/p>

夏洛特點點頭,深深吸了一口氣,果斷下令道:“我們現在就撤離,通知所有在外警戒哨兵和異化戰獸自行追上隊伍!”